高校联播

  【背景链接】

春运即将来临,火车的站票价格再次成为了舆论热议的焦点。东方早报民意调查数据库调查显示,近八成网友赞成站票应该以半价或更低折扣销售,因为站票没有享受到充分的服务。

  中国铁路每年售出大量无座票,尽管无座,但长期以来,无座车票以全价出售。有网友呼吁,按照市场价值规律,这些乘客未享受到票价相匹配的服务,因此无座票应该半价;也有网友说车票就该同程同价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吴必虎昨日向铁道部寄出政府公开申请书,要求铁道部公开列车无座车票定价法律依据与今后改革计划的相关信息。

  【模拟题】

网友呼吁站票应该半价

  近日有网友呼吁火车无座票不应与坐票同价,应适当调整,对此你怎么看?

1月12日,社会公益工作者“卫庄”在网上发布“呼吁无座火车票应该半价”的微博,称“无座旅客以农民工兄弟居多,他们因为条件知识等原因,抢不到属于自己的有座票。按照市场价值规律,他们没能享受与车票价钱所匹配的服务,因此无座车票全价不合理”。

  【京佳解析】

这一微博迅速获得诸多网友的回应,短短两天内,就已经获得15万次转发。许多网友纷纷跟帖“吐槽”,认为站票和坐票同价,却没有享受到与之对等的舒适度、安全性等权利,“软卧和硬卧不是一个价格,硬座和站票为什么就是一个价格呢?”一名网友称。

  备受争议的铁路无座号车票再次进入公众视野,无座车票到底该不该将半价,这个悬念成为当前民众最纠结的话题。之所以引起公众的注意是因为坐票、站票有明显不一样的服务质量,二者所占用的市场资源不一样,却支付同样的价格,有不公平、不合理之嫌。

昨天19时许,“新华视点”微博称:“卧铺能实行差别票价,站票没能享受到坐票同样的服务,理应价格更低。至于降价可能导致更多人图便宜去挤铁路或者有坐票不买买站票,这都属操作问题,铁路部门对何时卖站票、卖多少站票可以安排。眼下,铁道部门该先给个回应。”

  其实,引发这一争议的最核心原因是铁路运输能力还没有达到国内运输需求标准,虽然目前中国普通铁路已突破10万公里,高速铁路也突破了1万公里。近些年,中国铁路运营里程从一定程度上讲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升,但对春运这一超出铁路运能数倍的庞大人群时,铁路依然显得无能为力,要完成这一超出部分人群的运输任务,铁路只能通过售卖无座车票增能提效,这也是铁路产生无座票的根本原因。

这并非站票价格第一次引发争议。2006年初,江西乘客丁昌祥以站票坐票同价不公平为由,起诉了北京铁路局,虽然败诉,但将这一问题引入到公众视野中。

  针对网友热议的无座票调价的话题,其实可以从多角度来解读。一方面调价顺应民意,众望所归,另一方面无座票调价过程中存在许多操作上的问题难以实施,如相关专家就支出无座车票打折或半价出售存在统计乘坐区间的难题,比如列车从北京开往郑州,中途有乘客下车,有人就会坐到空闲座位上,这就使得无座票调价面临操作上的甄别困难,而且如果无座票实行了半价制,自然会吸引到更多的人群涌向铁路,这对高峰期本已不堪重负的铁路来讲无异于雪上加霜,暴增的旅客数量对铁路运输安全也将是一个极限的挑战。所以,对无座票调价问题应从以下几方面进行完善:

2006年8月,上海政法学院讲师张进德以同样理由起诉铁道部和上海铁路局,结果法院不予受理。张进德回忆,最近几年内,全国范围内类似的诉讼已经发生了三四起,均以败诉或不予受理告终。

  首先,加大铁路建设与投入,以解决运力不足的根本问题。铁路与民航、公路、水路等运输部门业应该做好运力协调,做好“大交通”,提高总体运能,方便旅客回家路。

“根本的症结在于铁路是垄断行业。”张进德对记者表示,此类案件争议的焦点在于,铁道部认为购票即履行合同,是乘客自愿行为,而铁路客运基本是垄断行业,“这个合同显失公平。”

  其次,对无座票的调价可以试水,但是应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具体可行的方案。从其他国家经验来看,也不乏解决之道。比如日本铁路中的“自由席”与我国的“无座票”有些相似,它与“指定席”(固定座位)的价格不一样,从横滨到大阪(约400公里)能便宜800日元(约56元人民币)。美国的火车则先上车后再人工检票,如果上车后没座,检票员不会检票,3个月内还可以再使用一次。

百家乐娱乐 ,教授申请公开定价依据

  第三,广大出现群众也应理性的去认识铁路的运输性质及中国运力现状,对运输部门给予更多的理解,与运输部门携手努力,尤其是在春运等高峰期间,更应全民齐心协力,只有这样才能让更多人平安、顺利回家。

昨天,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吴必虎向铁道部寄出政府公开申请书,要求铁道部公开列车无座车票定价法律依据与今后改革计划的相关信息。

  本文由京佳教育[网站注册 ,微博]供稿

官方登录 ,吴必虎表示,每年一度的春运和农民工回乡潮又将开始,由于运力紧张,铁路部门提供给农民工或其他旅客的火车票有很大数量的无座票,铁路部门出售这些无座票时,向旅客收取了与硬座车票同样的票款,此举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影响社会公平、扰乱了市场秩序。

吴必虎认为,旅客购买了车票,就等于和铁路部门形成了铁路旅客运输合同关系,铁路部门就应该向旅客提供公平的服务;无座票当成有座票同价出售,其实就是一种“抬高等级提供服务”从而达到“变相提高价格”的不当行为,而消费者却没有选择的权利。“无座车票的价格依据何种法律依据和听证过程,应依法予以公示。”吴必虎表示。

据吴必虎表示,在铁路部门长期执行的车票定价原则和价格体系中,一直遵守坐席分等、差别定价的办法,目前已经形成高速动车、动车、空调特快、空调普快等不同档次的列车设施,其内的坐席也分为一等软座、二等软座、软卧上下铺、硬卧上中下铺、硬座等不同等次,车票价格也有明显不同。

但惟独对无座车票采取了异质同价、低质高价的办法,而且利益受损者多数为生活拮据的中下层社会人群,“这样做显然有违人民铁路为人民、国家铁路向低收入人群倾斜的政策方向”。

其他新闻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百家乐娱乐-网站注册-官方登录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thomasbarwick.com. 百家乐娱乐-网站注册-官方登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thomasbarwick.com. 百家乐娱乐-网站注册-官方登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thomasbarwic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