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联播

  要硬生生地将公务员群体割裂成两块,一块归入“腐败的少数”,一块归入“工资低的多数”,然后以后者的名义要求涨工资,其实更像是一种宣传和鼓动的策略;因为最后涨工资的受益者,断然不会只是“工资低的多数”,更不会只是那些不仅工资低而且真正清廉的基层公务员。既然涨工资的受益者将会是整个的公务员群体,那么在两会这样的场合谈论给公务员涨工资,本身就是不合适的。为什么?因为官员群体和潜在受益群体,占了代表委员中的相当比例,而纳税人没在现场。——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难,多占利益倒是比多吃大肉还简单。

新京报:默许?

  应该承认,以往一提给公务员涨工资,网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强烈反对,是有那么点不理性;不知道是否因为某些代表委员的热炒,一时之间似乎有点风向大变,媒体上呼吁“理性看待”公务员涨工资的声音开始火热。所谓“理性看待”,说白了其实就是呼吁大家支持,理由是“部分贪官的灰色收入,与整个公务员队伍特别是基层公务员的低收入不能混为一谈”。问题是,享有灰色收入究竟是潜规则的“集体腐败”,还是少数人的行为?为什么系列禁令出台之前,呼吁给公务员涨工资的声音,不像现在这样热烈?

新京报:有历史原因?

  既然是“理性看待”,那还应该承认,但凡有点权力就要拿来变现就要拿来寻租,曾经可是非常普遍的现象,而绝不只是所谓“少数公务员”特有;现在,因为系列禁令,腐败寻租真的已经杜绝了吗?你大概相信,我可没那么乐观。要是反腐如此简单,也就不会“苍蝇扑面”了。诚然,官员腐败与官员工资是两个问题;黑钱多与工资低究竟哪个是鸡哪个是蛋,也无从论定。但是历史的经验早就告诉我们,历史上官员工资最高的宋朝同时也是官员最腐败的。

近日,新京报记者“同题问答”,分别对话唐钧和王小鲁。

  正如依法取消公车就得额外发放高额车补,关涉公务员利益的改革,历来流行搞交换搞“赎买”;这一回,给公务员涨工资,能不能也搞个反向的“赎买”?怎么赎买?其实很简单,要给公务员涨工资,那好,请先把机关养老金并轨了,先把公车改革了,先“与国际接轨”公示财产——当公众真正能够看到有权与有钱不是一回事,公务员不仅会要利益,也还肯从自己身上割肉,那我相信,公众肯定都能“理性看待”公务员涨工资的问题。 可在眼下,“自我革命”几十年都在挂空挡,凭什么一到涨工资就必须“理性看待”?这种选择性倾向性明显的“理性看待”,还叫“理性看待”吗?(舒圣祥)

而在经济学家的视角中,“灰色收入”则没有这么名正言顺。“灰色收入即为非法收入、违规违纪收入、按照社会公认的道德观念其合理性值得质疑的收入及其他来源不明的收入”。经济学家王小鲁说。

  好吧,就算要谈论公务员工资的问题,那也绝不能只拿“基层公务员工资低”来说事,而应该重在建立防腐制度——公务员心里很清楚,公众之所以对公务员涨工资有意见,就是因为生活经验告诉我们,清廉并没有得到制度的保证;不仅如此,关涉公务员利益的改革总是步履维艰,一点不像关涉普罗大众利益的改革那般雷厉风行。机关养老金并轨了吗?公车改革真正启动了吗?全世界通行的官员财产公示制度何时才能“时机成熟”?好嘛,刚刚出台一些禁令了,不能放肆地权力寻租挥霍公款了,就强烈要求涨工资,这到底是什么道理?

百家乐娱乐 ,社会公众该如何看待灰色收入?即将启动的收入分配改革,怎样解决灰色收入问题?事业单位养老金并轨到底前景如何?

  与往年两会更多关注民生利益不同,今年两会,公务员[微博]官方登录 ,工资反倒成了代表委员争议的热点。一些委员给公务员涨工资的提案,引发网友讨论。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公务员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杨士秋说:“公务员工资应该上涨,目前中央已责成有关部门调研。部分公务员存在灰色收入,但这也不能把该现象与整个公务员队伍,特别是基层公务员队伍收入低混谈。灰色收入应通过一系列措施解决,但公务员收入低的问题也要解决。”(3月10日新华网)

网站注册 ,比如,事业单位教授工资2000块,其他都是单位补贴。但该不该补,怎么补,没有明确标准,随时可以取消。

“今年年底并轨是不可能的。我觉得要想出一个办法,不可能简单地为了并轨而并轨。”

新京报:把补贴以外的灰色收入都砍掉的话,公务员的收入处于什么水平?

灰色收入未必不合理。比如曾有一个事业单位,没有交三金,事业编制的人越来越少。单位老总就给员工买了保险。这种补贴福利很可怕,今天政府不在乎,明天认真起来了,就有问题。

不过,7月1日当天,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就对外澄清,这是“误读”,“条例对事业单位工资制度和社会保险制度也只是作出了原则规定,并不意味着事业单位工资制度改革和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也开始实施。”

新京报:何以至此?

唐钧:不需要并轨。现在未必一定要走缴费型的路。而且按行政成本核算的话,缴费型不一定划算。

唐钧:因为低收入的人不能依靠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自己的境遇。主流舆论在这个问题上态度不明朗,甚至在某些方面是纵容的。

新京报:你说的是特定时期的问题。但现在政府财政很充裕了。灰色收入还是越来越严重。

新京报:应该怎么做?

唐钧: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体制是按照公民身份来算基础养老金,所有公民拿的都一样,满足基本生活需求。还有一个补充养老保险,多缴多得。这是世界上的一个趋势。

唐钧:基层的公务员收入还是太低了。一个县长不过是一个处级干部,下面就到科级了。除开有级别的,大部分都是够不上级别的公务员,收入就很低。而且公务员部门之间差别也是巨大的。

新京报:那你认为什么是灰色收入?

唐钧:我记得“三讲”的时候,民政部某领导说我受贿是没有的,但下面的人来给我带几条烟,我也收了。“三讲”的时候公开讲,大家并没有说这有什么问题。所以,其实我们知道公务员的工资并不高,实际上默认他们可以去收一些这样的东西。现在看,这些是违规的行为,但这是政策造成。

唐钧:这个东西放开了就很难收,也没有很严重地去批判政府创收的问题。政府曾经刹车了,但创收理念还在。

唐钧:中国应该向这方面去做。在没有改变以前,可以逐步提高企业职工的保险金。等提上来以后(和事业单位持平)再一次性用一个新制度来取代。一个一个去并轨的话,每并一次都会出问题。现在养老金的问题已经把中国社会“撕裂”了。

灰色收入未必不合理

唐钧:就是全民搞钱的背景。改革开放以后,政府要求增加收入。当时所有的政府部门都去办企业,连居委会都去办企业。

新京报:不够高?

唐钧:我只是说今年年底并轨是不可能的。我觉得要想出一个办法,不可能简单地为了并轨而并轨。

养老金不能为了并轨而并轨

唐钧:任何国家需要公务员保持稳定和忠诚度。

新京报:怎么理解架构合理化?

新京报:为何没有法治化,比如规定好,根据GDP增长率不断给公务员涨薪?

新京报:你说养老金并轨是个伪概念,那为何得到那么多人响应?

唐钧: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因为财政紧张,上面一度默许各政府机构“创收”,用获得的收入来提高公务员的工资福利。其实创收就是寻租。但到后来,就失控了。

“他们很多的收入就是下属单位从基层给他们搞一些大米、油、土特产送到部里面。像以前这个都属于很正常的事。”

唐钧:因为老百姓想的和政府想的不太一样。政府一直在强调退休后待遇不变,这就意味着事业单位员工并轨后,会先加工资再交费。但老百姓的想法是,应该以事业单位员工现在的工资水平交费,而且退休后待遇和老百姓是一样的。但哪个国家专业技术人员会跟蓝领工人的退休金一样?这就是我说的乌托邦,是理想主义,不可能扯平。

新京报:按照你的逻辑,并轨不可能实现?

新京报:媒体报道称,并轨阻力主要来自事业单位员工。而你认为是财政负担不了。为什么?

养老金“不需要并轨”

新京报:为什么觉得这是正常的事?

其他新闻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百家乐娱乐-网站注册-官方登录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thomasbarwick.com. 百家乐娱乐-网站注册-官方登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thomasbarwick.com. 百家乐娱乐-网站注册-官方登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thomasbarwick.com